你好,欢迎光临文化管理学院网站!

芬兰日记(二)——初访芬兰孩子的汉语课堂

2014-03-27  |  发布者:wl  |  查看数:634  |  原作者:  |  

                          

一直以来我从事成人的对外汉语教学,很想有机会走进孩子们中间,感受他们学习汉语的快乐。在坦佩雷大学国际交流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得以机会前往坦佩雷的一所小学参观并旁听汉语课程。坦佩雷是芬兰的第二大城市,在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森林与湖泊。这所小学就是建立在森林里的童话王国,它的周围是各式各样的北欧传统风格的房子,孩子们也大多就近入学,放了学走几步路也就看见自家小屋里温馨的灯光了。

在坦佩雷,学校都是没有围墙与栅栏的,也不悬挂明显的校牌,若不是远远看见这座楼房窗户上的可爱贴画,我还真不知这就是我要参观的学校。

室外白雪皑皑,室内温暖如春,孩子们都将自己各色的外衣与靴子整齐的摆放在门厅的衣帽间里,教室里的孩子只穿着袜子在干净的地板上做着各种动作,如同在自己的家里那样放松与随意,汉语课的高老师正带着大家做游戏,这节课是教授动物词汇,高老师在台上说着动物的名称,台下的孩子如果喜欢这样动物就会做出喜欢的动作与表情,如果不喜欢则表现出厌恶。所有的孩子都参与其中,玩得非常开心,有的为了表示喜欢爬上椅子,有的为了表示厌恶躺倒在地上,全然不顾教室后面的陌生人的观察。游戏结束后,高老师又讲了一个关于动物的故事,故事里会出现今天教授的动物词汇,如果谁听出了就要大声说出来。孩子们虽然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但是坐姿五花八门,有的盘腿坐在椅子上,有的蜷缩在椅子上,有的还将自己的小脚伸进了抽屉里,还有一个远离大家坐在一个角落的男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桌子上没有放课本,却像一个小大人似的在翻阅着坦佩雷日报,表面上看他漫不经心不在听讲,但其实只要听到动物的名字,他都会抬起头和大家一起大声地念出来,后来我才知道,坦佩雷日报前些时候刚来采访过这个班级,今天刚刚刊登出来,这个男孩就是在报纸上找寻自己和小伙伴的照片。

孩子们的语言课并不长,短短的四十五分钟,教授单词,游戏,巩固,布置作业这样几个环节也就结束了,这样的设置符合他们的年龄及生理特点,在他们还没有感觉到枯燥乏味时课就结束了,也许留在他们脑海里的全是学习汉语的兴奋劲头。等他们都离开教室后,我又仔细地观察了这间教室,我注意到教室里的布置除了贴有各种利于语言学习的卡通图片外,还有学校老师以及全班孩子的全家福,此外柜子上还有各种字典与书籍,可以转动的地球仪和摆放整齐的各色美工纸。我一开始总以为这样的布置会分散学生的注意力,但上课时没有一个孩子去关注这些贴画与物品,它们就像家里的摆设那样自然与熟悉,当然它们只会吸引像我这样一个访客的注意。其实我们学习母语最初的环境就是自己的家庭,如果教室布置得像家一样温馨,孩子们能以自己最舒服、最喜欢的坐姿听讲学习,上课时时不时站起来和老师一起活动活动筋骨做做游戏,这样的语言课谁不爱上呢?

据高老师介绍,在坦佩雷要求开设汉语课的中小学越来越多了,一方面是华人家庭或者中芬结合的家庭增多,另一方面则是汉语在芬兰人中的魅力加剧,一个孩子告诉我汉语是未来的语言,我猜测他的意思是学习汉语是非常有前途的。大家学习汉语的热情不断高涨,也造成了对外汉语师资的缺乏,目前像这所小学独立开设汉语课的还比较少,更多的是周边几所学校共享一位汉语教师,每周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教室里,不同地方的孩子都会聚在一起学习汉语。当然,孩子们的学习都是免费的,全部由政府埋单。

师资缺乏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困难是来自于教材的问题,高老师给我展示了一套芬兰孩子的英语教材,这套教材有配套的各种游戏、音乐、歌曲、绘画涂色资料,这些都是真正了解孩子们的专家设计的,让孩子们能真正爱上的一套教材与习题。而我们的汉语教材目前还没有能做到如此强大的配套,这得让老师花费很多的精力、时间为每一节课编排趣味性内容。而且有些被选入的课文还反映了两种文化意识形态的差异,比如教学课文中有一篇《铁棒磨针》, 在中国,孩子们在老师的引导下学习这个故事,最后得来的道理都是学习一种坚持不懈的精神,只要肯下功夫,多么困难的事情也能成功。但是在芬兰,孩子们并不能理解,有的孩子认为这么粗的铁棒最后只能磨成一根绣花针多浪费呀,也有的孩子认为这个磨针的人花那么多时间一定很笨。所以对于教材里出现这样的课文以及面对孩子们自由的讨论,也许最合适的办法就是不去灌输故事原来的意义与精神,让孩子们自由想象,尽情地用他们尚不熟练的汉语自由表达,这种教育方式确实很芬兰。